Sir-Martin-Sorrell-img998

在过去三个月以来一系列令人惊讶的消息,又来了新的一条:苏铭天在戛纳创意节上证实了“在过去的八至十年中” WPP集团其实一直有计划让旗下伟门 CEO Mark Read和WPP欧洲区COO Andrew Scott 以联席首席执行官的形式来接替苏铭天。

在戛纳海湾的一家小小的爱尔兰酒吧里,苏铭天对行业媒体《The Drum》的编辑 Stephen Lepitak 提到,“(WPP)其实是有一个接班人计划——在我可能被车撞到或者被开枪之时可以实行的计划。”

这位已经离开WPP的前任CEO 心态出奇的乐观,尽管如此,他还是闭口不谈从这家他领导了33年的WPP离职以及后续一系列遭遇到的指控之事。

“WPP(一直以来)的计划就是让Mark Read和Andrew Scott 接任联席首席执行官,”苏铭天对围观采访的一小群人这样说。他还提到了WPP集团执行董事长Roberto Quarta 呼吁集团应该保持“连续性和稳定性”,显示了WPP发出信号将会坚持了最初的安排。“他们两人可以形成互补——当然,我不是说他们(单人)不能接替我的位置——只是两人合在一起将会是一个强有力的合并体。(尽管,看起来单枪匹马的力量多少是不太够的)”

为了保持轻松愉快的氛围,他还谈到WPP的董事会,“在过去的这几周里他们反正也从来不想听我说”。

为了提前预热戛纳国际创意节最后一天与Ken Auletta的备受瞩目的采访,苏铭天甚至还开起了这位《纽约客》作者的玩笑——他说这位作家在他的畅销书《Frenemies》中错误地将Horizon Media列为六大广告传播集团之一。

“这是书中的错误之一,他依照的数据是企业的流水额(billings)而不是他们的营业收入(revenue)。”

有知情人士曾向《广告周刊》透露:苏铭天在宣布成立新公司S4 Capital的同时,曾与Horizon Media的CEO Bill Koenigsberg会面。对此,苏铭天和Horizon Media的发言人都不予置评。

关于他的新事业,苏铭天形容它跟WPP集团相比宛若一颗渺小的豆子。“我实在是不明白为什么有人会感受到来自一颗花生豆的威胁,虽然我知道有些人确实对花生过敏。”

谈及新公司的未来计划,苏铭天还是较为谨慎,但他表示他期望S4 Capital能在五年到七年的周期内“尝试与合作公司的最高管理者做生意,与此同时,公司还能采用一种前所未有的状态来展开作业—— 更灵活,反应更迅速,更少的官僚主义以及更具创造力。”

换句话说,他希望S4 Capital能与那些令人畏惧的战略咨询公司相提并论,“因为所有六大广告传播集团(虽然我不喜欢但是不得不这么称呼它们)都在朝着同一个方向发展。”他说,“与一般的广告代理机构不同,埃森哲们不是为了标的五百万美元的项目而竞争;它们眼里的目标都是标的两亿美元级别的(数字化)转型项目。”尽管如此,苏铭天还是否认了之前别人认为自己对创意工作不感兴趣的说法,称之为“一派胡言”。他说他只是希望利用数据让创意工作变得更有效率,即使这种做法“不属于纯粹的伯恩巴克式或是奥美式。”【备注:伯恩巴克是DDB的创始人之一】

最后,对于Ken Auletta所著《Frenemies》中提到的关键主题——谷歌、Facebook和亚马逊们可能会让广告代理行业变得无关紧要,遭到了苏铭天的质疑。“广告代理领域已经在变革了,”提起二者之间有时会引起争议的话题时他这样说道。“几年前,我们跟这些互联网公司还亦敌亦友。最近,我给他们贴上了‘灵活的朋友’的标签。从现在开始,我会更进一步称他们为‘合作伙伴’。”

他仍然试图深入了解扎克伯格(Facebook CEO )和他的同行们,并且认为它们实际上都是“伪装成科技公司的媒体公司”,他还预测媒体行业将会出现更多整合。“我还没有聪明到能预测出具体它们中谁会对谁做出怎样的动作,但我觉得整个行业必然还会迎来巨变。”

来源:ADWEEK 广告周刊
作者:Patrick Coffee
翻译:Martina Cao

By: admin
?

还没有评论呢。

这篇文章上的评论的RSS feed

抱歉,评论已关闭。

? 2003-2016 www.pwaworltour.com | 京ICP备16010340号